《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王勃文言文原文注釋翻譯

  • A+
所屬分類:文言文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王勃文言文原文注釋翻譯

作品簡介《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是唐代文學家王勃于上元二年(675年)所創作的一篇骈文。現爲高中語文《滕王閣序》,文章由洪州的地勢、人才寫到宴會;寫滕王閣的壯麗,眺望的廣遠,扣緊秋日,景色鮮明;再從宴會娛遊寫到人生遇合,抒發身世之感;接著寫作者的遭遇並表白要自勵志節,最後以應命賦詩和自謙之辭作結。全文表露了作者的抱負和懷才不遇的憤懑心情。文章除少數虛詞以外,通篇對偶。句法以四字句、六字句爲多,對得整齊;又幾乎是通篇用典,用得比較自然而恰當,顯得典雅而工巧。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王勃文言文原文注釋翻譯

作品原文


滕王閣序1

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2。星分翼轸,地接衡廬3。襟三江而帶五湖4,控蠻荊而引瓯越5。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6;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7。雄州霧列8,俊采星馳9。台隍枕夷夏之交10,賓主盡東南之美11。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12。十旬休假13,勝友如雲;千裏逢迎14,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15;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16。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17。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18。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19,訪風景于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天人之舊館20。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21。鶴汀凫渚,窮島嶼之萦回;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22。


披繡闼,俯雕甍23,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纡其駭矚24。闾閻撲地,鍾鳴鼎食之家;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舳25。雲銷雨霁26,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27,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28。


遙襟甫暢,逸興遄飛29。爽籁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30。睢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31;邺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32。四美具33,二難並。窮睇眄于中天,極娛遊于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34。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于雲間35。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36。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阍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37?


嗟乎!時運不齊38,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39。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40;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41?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42。老當益壯,甯移白首之心43?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44。酌貪泉而覺爽,處嘿滺以猶歡45。北海雖賒,扶搖可接46;東隅已逝,桑榆非晚47。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48;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49!


勃,三尺微命50,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51;有懷投筆,慕宗悫之長風52。舍簪笏于百齡,奉晨昏于萬裏53。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54。他日趨庭,叨陪鯉對55;今茲捧袂,喜托龍門56。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57;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58?


嗚乎!勝地不常,盛筵難再59;蘭亭已矣60,梓澤丘墟61。臨別贈言,幸承恩于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于群公62。敢竭鄙懷,恭疏短引63;一言均賦,四韻俱成64。請灑潘江,各傾陸海雲爾65。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鸾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王勃文言文原文注釋翻譯

詞句注釋

1、滕王閣:爲唐高祖的兒子滕王李元嬰任洪州都督時修建,舊址在今江西南昌江之濱。

2、豫章故郡,洪都新府:豫章是漢朝設置的,治所在南昌,所以說“故郡”。唐初把豫章郡改爲“洪州”,所以說“新府”。“章”一作”南昌”。

3、星分翼轸(zhěn):意思是說(洪州)屬于翼、轸二星所對著的地面的區域。古人用天上二十八宿(列星)的方位來區分地面的區域,某個星宿對看地面的某個區域,叫做某地在某星的分野。衡廬:指湖南的衡山和江西的廬山。

4、襟三江面帶五湖:以三江爲襟,以五湖爲帶。三江:泛指長江中下遊。舊說古時長江流過彭藍(今都陽湖湖),分成三道入海,故稱“”三江”。五湖:泛指太湖區域的泊。一說指太湖、陽朝、青草湖、丹陽湖、洞庭湖,南昌在五湖之間。

5、控蠻荊而引瓯(ōu)越:控制楚地,連接瓯越。蠻荊:古楚地(今湖北、湖南一帶),這是沿用古代的說法。瓯越:就是東瓯,今漸江水一帶。

6、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物的精華就是天的珍寶,寶劍的光芒直射(天上)牛、鬥二星所在的區域。

7、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人有俊傑是因爲地有靈秀(之氣),徐孺子(竟然能夠)在太守陳蕃家中下榻。徐孺:名稚,字孺子,南昌人,東漢時名士,家貧,常親自耕種,德行爲人所景仰。當時陳蕃爲豫章太守,素來不接待賓客,專爲徐稚設一榻,平時挂起,只有徐稚來訪才放下。因此後世有“下榻”的說法。榻:狹長而低矮的坐臥用具。下:名詞使動用法,“使……放下”。

8、雄州霧列:雄偉的大州像霧一樣湧起。這是形容洪州的繁盛。

9、俊采星馳:傑出的人才像星星一樣,形容人才之多。星馳:衆星是運行著的,所以說“馳”。

10、台隍枕夷夏之交:南昌城處在瓯越與中原接壤的地方。這是說洪州處于要害之地。台隍:城台和城池,這裏指南昌城。夷:古代稱少數民族爲夷,這裏指上文所說的蠻荊、瓯越之地。夏:古代漢族自稱夏,這裏指中原地區。交:動詞活用名詞,接壤的地方。

11、賓主盡東南之美:(來赴這次宴會的)客人和主人,都是東南一帶的俊傑。主:指洪州都督閻公,名字不詳。美:形容詞活用名詞,俊傑。

12、都督閻公之雅望,棨(qǐ)戟(jǐ)遙臨;宇文新州之懿(yì)範,檐帷暫駐:有崇高聲望的都督閻公遠道來臨,有美好德行的新州刺史宇文氏在此地暫時停留。棨戟:有套的戟,古時官吏出行時用做前導的一種儀仗。都督的儀仗到了,也就是說閻公光臨。新州:州名,今廣東新興。檐。撼檔尼♂,這裏借指宇文新州的車馬。

13、十旬休假:指恰好趕上十日休假的日子。當時官員十天休息一天,叫做“旬休”。

14、千裏逢迎:指迎接千裏而來的客人。

15、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文壇上衆望所歸的盂學士,文章的辭采有如蛟龍騰空,鳳凰飛起。孟學士:名字不詳。學士:掌管文學撰述的官。

16、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王將軍的兵器庫裏藏有鋒利的寶劍,意在顯示王將軍的勇武和韬略。青霜:也指劍。《西京雜記》卷一:“高祖斬白蛇劍,……刃上常若霜雪。”王將軍:名字不詳。

17、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家父作交趾縣的縣令,自己因探望父親路過這個有名的地方(指洪州);年幼無知,(卻有幸)參加這場盛大的宴會。宰:縣令,這裏指交趾縣的縣令。何:賓語前置,應爲“知何”,懂得什麽。

18、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指當時正是深秋九月。三秋:秋季,這裏指秋天的第三個月,即九月。

19、俨骖(cān)腓(féi)于上路:駕著車在高高的道路上(前行)。

20、臨帝子之長洲,得天人之舊館:意思是說到滕王閣來觀賞。長洲:指滕王閣前的沙洲。

21、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在這裏可以望見)重疊的峰巒聳起一片蒼翠,上達重霄;淩空架起的閣道上,塗飾的朱紅色油彩鮮豔欲滴,從閣道往下看,地好像沒有了似的。飛閣:架空建築的閣道。流:形容彩畫鮮豔欲滴。丹:丹漆,這裏泛指彩繪。臨:從高處往下探望。

22、鶴汀凫(fú)渚(zhǔ),窮島嶼之萦回;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鶴、野鴨止息的水邊平地和小洲,極盡島嶼曲折回環的景致;用桂木、木蘭修築的宮殿,(高低起伏)像岡巒的樣子。桂、蘭,兩種名貴的樹,這裏是形容宮殿的華麗、講究。

23、披繡闼(tà),俯雕甍(méng):打開精美的閣門,俯瞰雕飾的屋脊。繡:指雕刻得精美細致。

24、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纡其駭矚:放眼遠望,遼闊的山嶺、平原充滿人們的視野,迂回的河流、湖澤使人看了吃驚。盈視,極目遙望,滿眼都是。駭矚:對所見的景物感到驚異。

25、闾閻撲地,鍾鳴鼎食之家;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舳:房屋遍地,有不少官宦人家;船只停滿渡口,有許多裝飾著青雀、黃龍頭形的大船。間閻:裏門,這裏代指房屋。鍾鳴鼎食之家:指大家世族,因古代貴族吃飯時要鳴鍾列鼎,鼎中盛食物。青雀黃龍之舳:船頭作鳥頭形、龍頭形。

26、雲銷雨霁,彩徹區明:雲消雨停,陽光普照,天空明朗。

27、彭蠡(lǐ):古代大澤,即現在的鄱陽湖。

28、聲斷衡陽之浦:鳴聲到衡陽之浦而止。斷:止。相傳衡陽有回雁峰,雁至此就不再南飛,待春而回。

29、遙襟甫暢,逸興遄(chuán)飛:登高望遠的胸懷頓時舒暢,飄欲脫俗的興致油然而生。

30、爽籁(lài)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宴會上,排箫響起,好像清風拂來;柔美的歌聲缭繞不散,遏止了白雲飛動。爽:形容籁的發音清脆。籁:排箫,一種由多根竹管編排而成的管樂器。

31、。╯uī)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今日的宴會,好比當年睢園竹林的聚會,在座的文人雅士,豪爽善飲的氣概超過了陶淵明。睢園:西漢梁孝王在睢水旁修建的竹園,他:鴕恍┪娜嗽诖艘?聘呈。

32、邺(yè)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這是借詩人曹植、謝靈運來比擬參加宴會的文人。邺:今河北臨漳,是曹魏興起的地方。曹植曾在這裏作過《公宴詩》,詩中有“朱華冒綠池”的句子。臨川之筆:指謝靈運,他曾任臨川(今屬江西)內史。

33、四美:指良辰、美景、賞心、樂事。

34、識盈虛之有數:知道事務的興衰成敗是有定數的。

35、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于雲間:遠望長安,遙看吳會。長安,唐朝的國都。吳會:吳地的古稱。

36、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地勢偏遠,南海深邃;天柱高聳,北極星遠懸。天柱:《神異經》說,昆侖山上銅柱,高入天穹,叫做“天柱”。北辰:北極星,這裏暗指國君。

37、帝阍(hūn):原指天帝的守門者。這裏指皇帝的宮門。宣室:漢未央宮前殿正室叫宣室。漢文帝曾坐宣室接見賈誼,談話到半夜。

38、時運不齊:命運不好。不齊:有蹉跎、有坎坷。

39、馮唐:西漢人,有才能卻一直不受重用。漢武帝時選求賢良,有人舉薦馮唐,可是他已九十多歲,難再做官了。李廣:漢武帝時的名將,多年抗擊匈奴,軍功很大,卻終身沒有封侯。

40、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漢文帝本想任賈誼爲公卿,但因朝中權貴反對,就疏遠了賈誼,任他爲長沙王太傅。屈,使動用法,使……屈。

41、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使梁鴻逃到海邊,難道不是在政治昌明的時代嗎?竄:使動用法,使……逃。梁鴻:東漢人,因作詩諷刺君王,得罪了漢章帝,被迫逃到齊魯一帶躲避。海曲:海隅,指齊魯一帶臨海的地方。明時:政治昌明的時代。

42、見機:事前洞察事物的動向。達人知命:通達事理的人,知道命運。

43、甯移白首之心:哪能在白發蒼蒼的老年改變心志?

44、青雲之志:比喻遠大崇高的志向。

45、酌(zhuó)貪泉而覺爽:喝下貪泉的水,仍覺得心境清爽。古代傳說廣州有水名貪泉,人喝了這裏的水就會變得貪婪。這句是說有德行的人在汙濁的環境中也能保持純正,不被汙染。處嘿滺以猶歡:處在奄奄待斃的時候,仍然樂觀開朗。處河轍:原指鲋魚處在幹涸的車轍旦。比喻人陷入危急之中。《莊子·外物》有鲋魚在幹涸的車轍中求活的寓言。

46、北海雖賒(shē),扶搖可接:北海雖然遙遠,乘著旋風還可以到達。北海:就是《莊子·逍遙遊》中說的“北冥”。

47、東隅已逝,桑榆非晚:早年的時光雖然已經逝去,珍惜將來的歲月,爲時還不晚。東隅:指日出的地方,表示早。桑榆:指日落的地方,表示晚。古人有“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說法。

48、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孟嘗品行高潔,卻空有一腔報國熱情。這是作者借孟嘗以自比,帶有怨意。孟嘗:東漢人,爲官清正賢能,但不被重用,後來歸田。見《後漢書·循吏列傳》。

49、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怎能效法阮籍不拘禮法,在無路可走時便恸哭而還呢?意思是說,雖然懷才不遇,但也不放任自流。阮籍:三國魏詩人。他有時獨自駕車出行,到無路處便恸哭而返,借此宣泄不滿于現實的苦悶心情。猖狂:狂放、不拘禮法。

50、三尺微命:指地位低下。三尺:士佩三尺長的紳(古代禮服上束帶的下垂部分)。微命:猶如說身份卑微。王勃做過虢州參軍,所以這樣講。

51、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自己和終軍的年齡相同,卻沒有請纓報國的機會。請纓:請求皇帝賜給長纓(長繩)。《漢書·終軍傳》記載,漢武帝想讓南越(今廣東、廣西一帶)王歸順,派終軍前往勸說,終軍請求給他長纓,必縛住南越王,帶回到皇宮門前(意思是一定完成使命)。後來用“請纓”指投軍報國。弱冠:指二十歲,古代以二十歲爲弱年,行冠禮,爲成年人。

52、投筆:指投筆從軍。這裏用班超投筆從戎的典故。宗悫:南朝宋人,少年時很有抱負,說“願乘長風破萬裏浪”。

53、舍簪(zān)笏(hù)于百齡,奉晨昏于萬裏:自己甯願舍棄一生的功名富貴,到萬裏以外去朝夕侍奉父親。簪笏:這裏代指官職。簪:抒發戴冠用來固定帽子的簪。笏:朝見皇帝時用來記事的手版。

54、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自己並不是像謝玄那樣出色的人才,卻能在今日的宴會上結識各位名士。謝家之寶樹:指謝玄。《晉書·謝玄傳》記載,晉朝謝安曾問子侄們:爲什麽人們總希望自己的子弟好?侄子謝玄回答:“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于庭階耳。”後來就稱謝玄爲謝家寶樹。孟氏之芳鄰:這裏借孟子的母親爲尋找鄰居而三次搬家的故事,來指赴宴的嘉賓。

55、他日趨庭,叨陪鯉對:過些時候自己將到父親那裏陪侍和聆聽教誨。趨庭:快步走過庭院,這是表示對長輩的恭敬。叨:慚愧地承受,表示自謙。鯉對:孔鯉是孔子的兒子,鯉對指接受父親教誨。事見《論語·季氏》:(孔子)嘗獨立,(孔)鯉趨而過庭。(子)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子)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

56、捧袂(mèi):舉起雙袖作揖,指谒見閻公。喜托龍門:(受到閻公的接待)十分高興,好像登上龍門一樣。托:指寄托身子,這是客氣話。龍門:地名,在今山西河津西北的黃河中,那裏兩岸夾山,水險流急,相傳鯉魚躍過龍門則變爲飛龍。這裏借“登龍門”的說法,表示由于谒見名人而提高了自己的身份。

57、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沒有遇到楊得意那樣引薦的人,雖有文才也(只能)獨自歎惋。這裏是以司馬相如自比,又歎惜遇不到引薦的人。楊意:即蜀人楊得意,任掌管天子獵犬的官,西漢辭賦家司馬相如是由他推薦給漢武帝的。淩雲:這裏指司馬相如的賦。《史記·司馬相如傳》說,相如獻《大人賦》,“天子大悅,飄飄有淩雲之氣,似遊天地之間”。

58、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既然遇到鍾子期那樣的知音,演奏高山流水的樂曲又有什麽羞慚呢?意思是說,遇到閻公這樣的知音,自己願意在宴會上賦詩作文。鍾期:即鍾子期。《列子·湯問》說,俞伯牙彈琴,鍾子期能聽出他是“志在高山”還是“志在流水”,遂成知音。

59、難再:難以第二次遇到。

60、蘭亭已矣:當年蘭亭宴飲集會的盛況已成爲陳迹了。

61、梓(zǐ)澤丘墟:繁華的金谷園也已變爲荒丘廢墟。梓澤:金谷園的別稱,爲西晉石崇所建,故址在今河南洛陽西北。

62、登高作賦,是所望于群公:登高而作賦,那是在座諸公的事了。《韓詩外傳》卷七:“孔子曰:‘君子登高必賦。’”

63、恭疏短引:恭敬地寫此小序。

64、一言均賦,四韻俱成:我這首詩鋪陳出來,成爲四韻。

65、請灑潘江,各傾陸海雲爾:請各位賓客竭盡文才,寫出好作品。灑、傾各與江、海對應,意思是竭盡才能,寫詩作文。潘嶽、陸機都是晉朝人,南朝梁人鍾嵘的《詩品》說“陸才如海,潘才如江”。雲爾:語氣助詞,用在句尾,表示述說完了。

作品原文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zhěn),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ōu)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fān)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huáng)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qǐ )戟(j ǐ)遥临;宇文新州之懿(yì)范,襜(chān)帷(wéi)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lǎo)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yǎn)骖騑(cān fēi)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ē);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īng)凫(fú )渚(zhǔ),穷岛屿之萦(yíng)回;桂殿兰宫,列冈峦之体势。

披绣闼(tà),俯雕甍(méng ),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yū)其骇瞩。闾(lǘ)阎(yán) 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gě)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zhú)。云销雨霁(jì),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wù)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lǐ)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遙襟甫暢,逸興遄(chuán)飛。爽籁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è)。睢(suī)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zūn);邺(yè)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並。窮睇(dì)眄(miǎn)于中天,極娛遊于暇日。天高地迥(jiǒng),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kuài)于雲間。地勢極而南溟(míng)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阍(hūn)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chuǎn)。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hé zhé)以犹欢。北海虽赊(shē),扶摇可接;东隅(yú)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悫(què)之長風。舍簪(zān)笏(hù)于百齡,奉晨昏于萬裏。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tāo)陪鯉對;今茲(蘇教版爲“晨”)捧袂(mèi),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鍾期既(蘇教版爲“相”)遇,奏流水以何慚?

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zǐ) 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鸾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作品譯文

這裏是漢代的南昌郡城,如今是洪州都督府,天上的方位屬于翼、轸兩星宿的分野,地上連結著衡山和廬山。以三江爲衣襟,以五湖爲衣帶,控制楚地,連接閩越。這裏有物類精華、天産珍寶,寶劍的光芒直沖上牛、鬥二星之間。人中有英傑,大地有靈氣,陳蕃專爲徐孺設下幾榻。雄偉的洪州城,房屋像霧般羅列,英俊的人才,像繁星一樣活躍。城池座落在夷夏交界之地,主人與賓客,彙集了東南地區的青年才俊。都督閻公,享有崇高的名望,遠道來到洪州坐鎮;宇文州牧,是美德的楷模,赴任途中在此暫留。正逢十旬休假的日子,傑出的朋友雲集,高貴的賓客,也都不遠千裏來此聚會,文壇領袖孟學士,其文采像騰起的蛟龍、飛舞的彩鳳,王將軍的武庫裏,藏有像紫電、青霜一樣鋒利的寶劍。父親在交趾做縣令,我在探親途中路過這方寶地;我年幼無知,競有幸親自參加了這次盛大的宴會。

時值九月深秋,積水消。?端?宄,雲煙凝結在暮霭中,山巒呈現一片紫色。在高高的山路上駕著馬車,在崇山峻嶺中訪求風景,來到昔日帝子的長洲,找到仙人居住過的宮殿j這裏山巒重疊,山峰聳入雲霄。淩空的樓閣,紅色的閣道猶如飛翔在天空,從閣上看深不見底、白鶴、野鴨棲息的小洲,極盡島嶼的迂折回環之勢,威嚴的宮殿,依照起伏的山巒而建。

打開雕花的閣門,俯視華美的屋脊。山峰平原盡收眼底,湖川曲折令人驚歎。房屋密集,不少富貴人家,船只塞滿了渡口,都是雕刻著青雀黃龍花紋的大船。雨過天睛,虹消雲散,陽光朗照。落霞與孤雁一起飛翔,秋水長天連成一片。傍晚漁舟中傳來歌聲,向徹彭蠡湖濱,雁群因寒意而長嗚,到衡陽岸邊方止。

放眼遠望,心胸頓時舒暢,興致興起,排箫的音響引來了清風,柔緩的歌聲令白雲陶醉,像在睢園竹林的聚會,宴會上的人酒量超過陶淵明,像在邺水贊詠蓮花,席上人的文采勝過謝靈運。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這四種美好的事物都已經齊備,賢主、嘉賓千載難逢。向天空中遠眺,在假日裏盡享歡娛,天高地遠,令人感到宇宙的無窮。歡樂逝去,悲哀襲來,我想到了事物的興衰成敗是有定數的。遠望長安,東看吳會,陸地的盡頭是深不可測的大海,北鬥星多麽遙遠,天柱山高不可攀。關山重重難以跨越,有誰同情不得志的人?萍水相逢,大家都是異鄉之客。心系朝廷,卻不被召見,什麽時候才能像賈誼那樣去侍奉君王呢?

唉!命運不順,路途艱險。馮唐容易老,李廣封侯難。把賈誼貶到長沙,並不是沒有賢明的君主:梁鴻到海邊隱居,難道不是在政治昌明的時代嗎?不過是君子能夠察覺事物的先兆,通達的人知道自己的命數罷了。年紀大了應當更有壯志,哪能在白發蒼蒼時改變自己的心志?處境艱難反該更加堅強,不能放棄淩雲之志。這樣即使喝了貪泉的水。仍然覺得心清無塵;處在幹涸的車轍中,還能樂觀開朗、北海雖然遙遠,乘著旋風還是可以到達;過去的時光雖然已經消逝,珍惜將來的日子還不算晚。孟嘗品行高潔,卻空有報國之心;阮籍狂放不羁,怎能效仿他在無路可走時便恸哭而返?

我,地位卑微,一個書生,雖然和終軍的年齡相同卻沒有報國的機會;像班超那樣有投筆從戎的豪情,也有宗悫“乘風破浪”的壯志。而今放棄一生的功名,到萬裏之外去侍奉父親,不是謝玄那樣的人才,卻結識了諸位名家。過些天到父親那裏聆聽教誨,一定像孔鯉那樣有禮;今天有幸參加宴會,如登龍門。司馬相如倘若沒有楊得意的引薦,雖有文才也只能獨自歎惋。既然遇到鍾子期那樣的知音,演奏高山流水的樂曲又有什麽羞愧的呢?

唉!名勝不能長存,盛宴難逢。蘭亭集會的盛況已成陳迹,繁華的金谷園也變爲廢墟。有幸參加這次盛宴,故寫小文以紀念;登高作賦,那就指望在座諸公了。竭盡心力,恭敬地寫下這篇小序,我的一首四韻小詩也已寫成請各位像潘嶽、陸機那樣,展現江海般的文才吧。

巍然高大的滕王閣建在江渚之濱,當年滕王宴飲的場面已不再呈現。

南浦輕雲早晨掠過滕王閣的畫棟,西山煙雨傍晚卷起滕王閣的珠簾。

悠閑的雲朵映在潭水上悠然渡過,變換的景物在星空下曆數著春秋。

修建這滕王閣的帝子在什麽地方?只有檻外的長江水滾滾向東流淌。

創作背景

高宗時,洪州都督閻某重修此閣,並于上元二年(675年)的重九日,在滕王閣上歡宴群僚和賓客。作者南下探親,路過這裏,也參加了盛會,即席賦詩,並寫了這篇序。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王勃文言文原文注釋翻譯

作品鑒賞

《滕王閣序》全文行思缜密,緊扣題目,不拘一格,全文可分爲四部分。

第一自然段爲第一部分,寫洪府地勢雄偉、“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主人賢德”、“高朋滿座“。南昌故郡,洪都新府”點明滕王閣所在地點,再詳寫南昌從滅上看,其方位在翼、轸星宿的分野,從地理位置上看連接著湖南衡山和江西廬山,由上及下,再一筆蕩開,寫南昌地勢:三江爲襟,五湖爲帶,胸懷楚國而指引吳越。本爲滕王閣作序,開篇卻避開宴會和閣樓,不落俗套,氣勢高卓。“物華天寶”一句到“王將軍之武庫”一句,寫南昌物産豐富,人才濟濟,稱贊宴會賓主“盡東南之美”,“高朋滿座”、“勝友如雲”。最後一句,簡述自己來到這裏參加宴會的緣由。宴會盛況寥寥數筆帶過,接下來是文章最重要的部分。

第二、三自然段为第二部分。作者由近及远,从壮丽的楼阁到秀丽的山川,浓墨重彩地描写了滕王阁秋景,展开了一幅流光溢彩、错落有致、上下浑然天成、虚实相映成趣的滕王阁三秋图。“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这两句在静止中表现了光影色彩的变化,将湖光山色写得极富生命力。积水消尽后寒潭显出一片清澈,傍晚时分,淡淡的云烟凝聚着重重的暮霭,水天之间呈现出一片盈盈的紫光。这一句在色彩浓淡的变化中描绘秋意正浓的晚景,一个“寒”字写出秋高气爽, “寒潭”与“暮山”一近一远构成了错落的景致,这一句被誉为“写尽九月之景”。接下来是虚写,作者带着我们驾着马车在高高的山路上,在崇山峻岭里遍访秋日风景,来到昔日帝子居住的长洲,找到仙人休养过的宫殿。

接著從衆多名勝中將滕王閣烘托而出——“層台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層層樓台高聳在青翠的山峰上,仿佛直沖雲霄;淩空的飛檐丹輝欲流,仿佛直插大地。作者在一上一下之間僅僅用了十六個字就把樓閣高聳入雲的氣勢寫得蔚爲壯觀,把樓閣的獨特風貌寫得栩栩如生,這一句借著俯仰視角的改變,使上下渾然天成。“鶴汀凫渚,窮島嶼之萦回;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這兩句寫滕王閣周圍的動物和植物,白鶴野鴨在萦回的小島上暢遊,灑滿蘭桂花香的宮殿掩映在起伏的山巒之中,使滕王閣猶如衆星捧月一般,顯出恢弘的氣勢。

作者写到在滕王阁上登高远望极目之景:打开绣花的阁门来俯视雕粱画栋的屋脊,远阔的山川平原尽收眼底,近处的江河之水蜿蜒曲折令人惊奇。楼宇巷陌中尽是富贵人家;舸舰泊满渡口,都是装饰精美的雀舫龙舟。秀美山川、繁华市井、众多舟楫上承第一段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又与下面的“渔舟唱晚”、 “雁阵惊寒”共同构成一幅情景交融、动静结合的图画。这一段中属“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最为人称道。这句话是一个视觉的飨宴,整幅画面的主体是红色的夕阳余晖和蓝绿色的水光接天的模样,白色的野鹭穿插其间。色彩美,动态美,虚实美,空间立体美,带给读者无暇的想象。

第四、五自然段爲第三部分,寫衆人宴會上登臨逸興,進而興盡悲來,懷古議論,引出對人生際遇的感慨。作者以起伏跌宕的筆勢,從“逸興遄飛”寫到了“興盡悲來”。第四段頭兩句“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籁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寫的是宴會時絲竹管弦、輕歌曼舞的歡樂場景。接著將在座賓客杯中豪情和筆下才華堪比陶淵明、謝靈運。良辰美景與共,賞心樂事具備,賓主難得相聚,極目遠望,盡情地歡娛。到這裏寫的都是登臨逸興的樂。下面一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從宇宙無窮想到興衰有。夯赝?ぐ燦淘谙ρ粝,吳會卻如在雲海間。大地有窮。??蝦I畈豢刹,擎天之柱不可攀,北鬥星辰遙遠:關山難越,誰來爲失意人悲痛?萍水相逢,都是異鄉漂泊之人。滿懷抱負,王宮何時能見?皇帝的召見,又要等到何年?作者以“失路之人”自指,歎息自己的命運。

作者虽满腔热血,才华横溢却因恃才傲物、放荡不羁而被当时社会所不容。壮志难酬,所以在这里作者由宇宙的无限而想到人生有限、短暂,表露出对时光流逝却功业殉傻感慨;他悲叹盈虚有数,透出无法扭转命运的无奈,为自己只能流落南海之滨,无力跻身帝都长安为国效力而感到悲伤。在第五段中,作者用典故把自己比做贾谊、梁鸿、冯唐、李广,来描述自己现在遭遇的困境,但作者没有在悲伤中停留太久,转而用自己的乐观精神给这一段咏叹做了更好的注解。作者表示自己仍是达人知命,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身处逆境仍旧心胸开朗,立志报国。这一段所用典故较多,但却合理恰当毫无堆砌之感,王勃写自己怀才不遇、深陷困境的矛盾心理,却又用一种处世的乐观精神加以化解,这种高尚的情怀,千百年来引起了众多文人雅士的共鸣。

第六、七段爲第四部分,簡述自己的旅程和志向,對賓主的知遇表示感謝,對參加宴會並餞別作序表示榮幸,這一段內容與開頭遙相呼應,再一次緊扣主題。

在藝術上,《滕王閣序》有以下寫作特色:

(1)句式錯落,節奏分明

全文以四六句爲主,雜以六四句。七字句,六字句,四字句,三字句,二字句,乃至一字句,這些句式,根據表意的需要而交錯運用,使節奏分明,內容起承轉合。一般來說,二字句用于抒情(文中有兩處:“嗟乎”“嗚呼”)。三字句、四字句用于一個話題的開始或轉折。六字句或七字句連用,爲平實的敘述。四六句或六四句連用,爲敘述或抒情的展開部分。僅有一個一字句“勃”,是自指兼表提頓。這樣,全篇的行文,既起伏跌宕,又自然流轉。

(2)骈俪藻飾,辭采華美

全篇采用對偶句,不但字面相對,而且音韻大體相對。如“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于海瞳,豈乏明時?”“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等,一句中平仄交替,上下句之間又平仄相對。如此講求音律,又不影響意義表達,寫出來的句子抑揚頓挫,富于樂感,富于詩意。這篇序文,如“物華天寶”“俊采星馳”“紫電青霜”“鍾鳴鼎食”“青雀黃龍”“睢園綠竹”“邺水朱華”等,都是講求辭采的典型例子。這樣,文章辭采華美,賞心悅目。

(3)運用典故,簡練含蓄

這篇序文用了大量典故來敘事抒情,有的是曆史故事,有的是前人文句,而運用的手法又有所不同,有的是明用,如“馮唐易老,李廣難封”;有的是暗用,如“酌貪泉而覺爽,處嘿滺以猶歡”;有的是正用,如“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有的是反用,如“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典故的運用,加強了文章的表達效果。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王勃文言文原文注釋翻譯

作者簡介

王勃(649~676)唐代詩人,字子安,绛州龍門(今山西河津)人。麟德初應舉及第,曾任虢州參軍。後往海南探父,因溺水,受驚而死。少時即顯露才華,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以文辭齊名,並稱“初唐四傑”。他和盧照鄰等皆企圖改變當時“爭構纖微,競爲雕刻”的詩風(見楊炯《王子安集序》)。其詩偏于描寫個人生活,也有少數抒發政治感慨、隱寓對豪門世族不滿之作,風格較爲清新,但有些詩篇流于華豔。其散文《滕王閣序》頗有名。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輯有《王子安集》。

  • 我的微信
  • 微信掃一掃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衆號
  • 微信掃一掃
  • weinxin
草莓视频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